蓝雨特产 喻州

知名底层气人coser佛系出c

刚到的索克,无比艰难的就着自己的日常妆试了下

与你的前前前世

沙雕ooc,没有什么逻辑的赌博产物
非常清水,清水到成流水账
主喻黄,然后带点叶黄
今天也是一脚踏进ooc深渊


"彼岸花开两岸,花开叶落永不见"

故事的主角便是这三途河畔指引亡灵往生的妖艳使者一曼珠沙华
曼珠和沙华本是天界战力最强的搭档,曼珠的头脑加上沙华的战力,两个人在六界之内没有敌手甚至强于六界的统治者伊卡洛斯...天神惧惮二人合力会威胁他的地位,便以沙华故意打碎精灵族赠予天界的圣光盏为由,欲将沙华遣往冥界,曼珠为其求情,天神便顺势将二人的元神化为彼岸花遣于冥界三途河畔,曼珠为叶,沙华为花,花开叶落,永世不得相见,希望以此来阻止曼珠与沙华联手。

孤独的在三途河畔停伫了千百年,连曼珠这般沉静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性子急的沙华,沙华每天以玩弄冥界的低级恶魔为乐,玩累了便坐在三途河畔折一枝彼岸花,看着经过的一缕缕幽魂轻轻哼唱着曼珠教给他的他从来记不住名字的小调。有时他也会迎来意外的访客— 一身黑衣从不露脸的怪人。
开始时,那人只是静静站在不远处,沙华只当他是徘徊在这附近的高级恶魔,他的到来或离开并不会让他产生兴趣,后来他开始和他攀谈,他们谈论天界谈论冥界谈论古老的预言,谈论人界的繁华谈论神秘的血族,谈论美丽的精灵,他告诉沙华,他的名字叫叶修。
相比于沙华有人陪伴的每个轮回,曼珠显然寂寞的多。千百年来他看透了生离死别,看遍了凡世冷暖,他开始不住的思念起沙华,有些急燥却率真坚韧的少年,自己的搭档和...但他们终究无法相见,除非天神的允许否则彼岸花的诅咒将永远存在,花开叶落,永不相见...他只能一个人默默收集凋谢的鲜红花瓣,想象着沙华陪在他的身边,一个人坐在彼岸花前回忆两个人南征北战辛苦却自由的日子,回忆沙华的一颦一笑。他能感觉到沙华与他的精神联系突然开始减弱,他知道原因却无能为力,只能尽力去维系那日益减弱随时会断开的精神联系。
又是一个轮回,沙华厌倦了一成不变的生活,那些濒死的低级恶魔便是证据
“哟,变本加厉的虐待起这些低等生命了啊”叶修无奈的踢了踢地上已经断气的低级恶魔
“叶修,你来的正好,你是高级恶魔没错吧?我的感知绝对不会出错,过来陪我打一场,我们来pkpkpkpkpkpkpkpkpk”
“我说,沙华.....”
“别叫我沙华,我可是有名有姓的,这一轮回我叫黄少天,别再用沙华那个令人作呕的虚名叫我了,烦都烦死了,来pkpkpkpkpkpkpk”
“既然已经厌倦了,为什么不干脆的堕魔呢?这样不是很轻松就解脱了吗?”叶修没有理会黄少天指着自己的剑,随手点了一支烟,顺手将低级恶魔送入轮回“还是说...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东西?”
“如果我堕魔...天神那个混蛋家伙一定不会放过曼珠的”黄少天低头注视着脚边的几片残叶“曼珠那么听那混蛋的话,就算是那混蛋让他去死他都会心甘情愿的照做...除掉曼珠沙华,不允许六界有超越他的存在...我才不会让那混蛋的阴谋得逞,只会在背后耍阴谋的混蛋,有本事正大光明的跟我pk啊”
“那若是毁了天界呢?”叶修眸中是黄少天看不懂的神色
“你开什么玩笑,天界那四万六千七百一十二位神明可不是什么摆设更何况还有像王大眼那样的神选者存在,虽然那个大小眼没什么厉害的,但好歹也是个神选者,还是有那么点儿本事的”
“你静静等着就好”叶修扔下这句话便大步离开,四万六千七百一十二位神明?魔界的五万魔将也不是用来充场面的,没有曼珠沙华的天界,不堪一击!
“喂,叶修!真是怪人...搞什么啊,说了半天还是没和我pkpkpkpkpkpkpk,辣鸡叶不羞"黄少天踢了踢脚边的石块,坐在彼岸花旁望着平静的三途河水,若是堕魔...曼珠你会陪我吗?

没过几日,曼珠和沙华便接到天界的急诏`新晋冥王联合妖界和血族攻打天界,天界损失惨重,现急诏曼珠、沙华两位神明速归天界共同御敌'
不知经历了多少个轮回,二人的重逢却没有想象中美好
“沙华..终于又见面了..“曼珠细细打量着有些陌生的沙华,熟悉的金色长发换成了利落的短发,素来不喜战甲的他这一轮回换上了银色的轻甲,依旧是那个剑指长空血染穹苍的剑圣,眉眼间偶尔透露出的漠然却让曼珠心寒“沙华...”
“对不起,曼珠,千百个轮回了...这一个轮回,我叫少天,黄少天,我...已经彻底抛弃沙华这个名字了,天界与我自此陌路,我不会在帮那个老混蛋了"
“沙华...不,少天...为...”
“听我说完” 黄少天打断了曼珠的话“我不打算和你回天界,我不想回去,成魔亦或成神都是白骨累累的道路,而天界之所以光明,不过是人们这样称呼天界,这一次我要选择成魔之路,天界的存亡与我无关”
“少天...既然你已厌倦,那便我们重新开始吧,冥界若威胁六界秩序我们来充当清道夫就好"曼珠扯下头上冰冷华丽的头饰“喻文州,余生请多指教”
“你没必要...”黄少天有些失神,他没想到喻文州会真的愿意为了他忤逆那个他一直景仰的天神。
“我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见过太多的黑暗,我也厌倦了”喻文州伸出手“那么...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黄少天握住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未来...请多关照”

两个人在冥界的新生活还未开始几天,便被天神强制召回天界,看着天界阔别已久的景色喻文州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寒意,山雨欲来啊...
“曼珠!沙华!为什么不应诏回来!“天神愤怒的声音回响在神殿里
“因为不想”黄少天冷笑一声“不是说我故意打碎了圣光盏吗?这圣光盏不正好好的摆在殿中吗?只会耍阴谋的老混蛋,演戏可是演全套的,不然你对得起观众么?对不起,我们认不是什么任人摆布的棋子!不会在你需要有人替你卖命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向前冲!”
“曼珠!你也是这么想的?!天界待你不薄,你也打算和沙华一样背叛天界?!"“天神将威压全部施于喻文州的身上`只要曼珠还在控制之内...那么沙华便...’
“是,我们要重新开始”喻文州点点头,自成为神明以来他一直谨遵天神的命令,这条成神之路他见过大多阴暗,而这一次...他看看身边傲然的昂首站立的黄少天,那种孤单他不想再体会了
“呵,天界的规则可由不得你们胡来!带上来”
两个天将押着个孩子模样的小神进入神殿“曼珠哥哥,沙华哥哥"
“瀚文!"黄少天恶狠狠的瞪着天神“你连瀚文这样的孩子都不放过?多大的人了还耍这样的阴谋,你还要不要脸了?”
“不过是个低级的小花神,如果能逼剑圣沙华出战,天界并不意多牺牲几个这样的小神,你们不是很疼爱这小东西吗?如果不出战...这小东西可就没命了”
“你!“黄少天握紧了手中的剑“你敢动他,我便血洗你这天界”
“请便”天神摊摊手”你尽管试试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圣戒快”
“少天"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事到如今...别无选择了...”
“很好,还是曼珠识大体,传令撤回前线所有神将,我们的剑与诅咒准备出战了,二位我们便静侯凯旋了”
“可恶,那混蛋分明是想让我们死在战场上,居然用瀚文来要挟我们,卑鄙无耻下作"
“没想到天神已经这般容不下你我"喻文州叹息一声“开始吧,少天,一起...活下去"
“嗯,一起活下去”绝对..会一起活下去

喻文州与黄少天联手成功阻止了魔族继续进犯的脚步,也终于逼幕后的冥王出手了
“是你?“两声惊叹同时发出,黄少天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之人“叶修你...是...冥王?!什么啊?叶修你这个笨蛋是不是被你们那个冥王骗过来送死的啊?你打不过我们的,打输了多丢脸啊是不是,快回去吧”
叶修并没有理会黄少天那一堆垃圾话“阻止我的居然是你?为什么?”
“对不起..."黄少天低着头不去直视叶修探究的眼睛,缓缓举起手中的剑“别无选择,唯有一战”
“少天"喻文州从后方赶来握住黄少天的手“你若下不了手,便交给我吧,这一次我不会站在你身后了,我会和你并肩作战"二人的精神联系恢复以来,喻文州读取过黄少天的部分记忆,那些记忆中总会有一个身影,叶修...让二人之间的精神联系摇摇欲坠的将军级恶魔。从黄少天的反应他便知道无数个轮回的陪伴已经影响了黄少天的心,他不可能亲手手刃冥王,而冥王...实力比肩天神的棘手人物,若不全力应战,他们亦无法全身而退,为了保护少天,即使他最后会恨他,他也不得不杀死冥王以震慑魔族来换取瀚文的生命,换取他们的自由
“呵,六界最强的曼珠沙华吗?尽管放马过来吧”

“那之后呢?妈妈你快说啊,最后谁赢了啊?”年幼的孩子摇着母亲的手臂催促着母亲继续
“之后啊,血族的首领偷袭了神殿,杀死了邪恶的天神,而曼珠和沙华合力将冥王封印使其进入轮回,天界大胜,新任天神与魔族签订了盟约,从此休战,六界恢复了和平,曼珠和沙华拒绝了成为新任天神左右翼护卫的提议,二人卸下神职一起进入轮回去体验人界的凡尘”
“那他们会不会分开啊,要轮回的人那么多,他们会不会找不到彼此啊?”
“当然不会啊,曼珠和沙华的精神联系会一直存在,无论经过多少个轮回,他们都会邂逅彼此,紧牵的手是不会放开的,好了故事讲完了,快睡吧”
正如这位普通的母亲所说,无论多少个轮回,终会邂逅。

千百年后,G市蓝雨青训营,小小的虎牙衬着少年灿烂的笑容“嘿,我叫黄少天,你也是来参加青训营的吗?你玩的什么职业啊,我可是威风凛凛最会把握的剑客哦,有机会我们pkpkpkpkpk”
被叫住的少年认真的听着身旁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笑容里带着点宠溺“喻文州,玩的是术士,少天请多指教”

后来,他们携手走过很多灿烂的日子

邂逅你,是生生世世的注定...

Fin

一个...去了武侯祠之后的沙雕旅行日记

自觉带入云妹视角,我永远爱大亮亮,我永远爱云妹!!

远离尘世车马喧嚣,目光停留于唐、明两代的碑文中,停留于岳飞笔走龙蛇气势磅礴的书法里,停留于为蜀国立下赫赫功勋的文臣武将的塑像上。停留于武侯祠前......
他曾用羽扇遮掩狡黠的笑容说着...人生如棋 一步三算
羽扇轻摇,他语重心长的告诫我...不做没有绝对胜算的事
他曾勾起唇角露出自信的笑容...运筹帷幄之中 决胜千里之外
而最终一切终结,他在谢幕之时轻声呢喃
...起风了~
而今立于武侯祠前...
"军师...云...来看你了"

参加茶话会的返图,弹钢琴的雷狮可海星?